欢迎━(*`∀´*)ノ亻!进入天河资讯网
当前位置:天河资讯网 > 资讯 > 正文

8000人小县城该咋办?一年挣7000万,花8亿

05-21       文章来源:大猫财经    资讯

近来,一个名叫佛坪的小县城备受关注。
那个地方在哪里?陕西省汉中地区东北,秦岭山脉的中段南坡。
为什么要引起注意?由于人少
全国户籍人口30,000人,城镇常住人口仅8000人,各类人员2194人,其中行政人员640人,事业人员1554人,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为1:13,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。
这个县的财政状况如何呢?
有统计显示,2018至19年,佛坪县财政支出总额分别为8亿元、7.97亿元,而财政总收入分别为7179.8万元和6262.2万元,财政支出总额基本没有增长。
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,没有人,没有行业,光靠旅游就能挣多少钱?
向前推十多年,这里靠采矿、冶炼和木材加工有过一段相当滋润的日子,而后面的日子却越来越平淡。
为什么要这样?首先,这里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,因此必须牺牲自己来造福他人。
南水北调的重要水源地佛坪县,又是引汉济渭的重要水源地,同时又是大熊猫、朱鹮、金丝猴等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,因此,矿场、伐木场就成了这座城市的重要关卡。
虽然这两年县城都通了高铁,但只要过了旅游旺季,地方上就进入到一种"门可罗雀"的状态。不需要打车,不需要麦当劳肯德基,只要9辆出租车。
税收逐渐减少不说,02年、07年又发了两次大水,总而言之,没有什么起色,今年三月,一位政协委员提出了一个建议,说的是一个要害问题——
在中国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中,人口10万以下的有200多个,其中以西部地区为主的有5万多个。这几个地方有个特点,收入少,支出多,人口不多,潜力一般,简单地和其他小县城合并,想来也是一种省钱的好方法。
假如仅仅是算账后决定撤县并县,乍听之下可行,但操作起来麻烦肯定不少。
管理上的分离一变,许多单位和人员不得不跟着——房子得盖起来了,人要吃饭喝水买东西,还要用电打电话,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工程。
我们在这方面的经验虽不多,但从早期三峡移民、南水北调移民,到后来合村并居,总归还是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
年青人还好办,只要头脑灵敏,肯吃苦,找工作落脚真的不难,但是对于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的老人来说,假如真的是拖家带口异地定居,那么这笔费用又该由谁来承担呢?
因此,这项提议一出来,反对的声音就立刻响起。
在这些人中,没有比当地的退休老干部更有情绪的了。三月份时,他们还联合写了一份"不赞成提案"给有关方面:
据老人家说,佛坪既要承担保护当地自然环境资源的责任,又要承担西安乃至陕西民众出游的需求,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道理上来说,都有其独特的存在价值。
但网络上基本上都是反对的声音。
有些人查了一下,在2018年佛坪县财政支出的7亿多里面,有很多都是用来发工资的——反应激烈,到底是不是为了个人利益?
此外,1990年全县人口为35710人,2010年为32999人,2019年更是仅剩30181人,人口逐年减少,在校学生也越来越少,与其坐等全县凋零,还不如早计划。
佛坪的问题,不只一个。
以前几次人口普查数据都晚了,一些大趋势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。
其突出特点之一,就是人口流动不断加快,而且,每个人都在为生计奔波奔波,"东北地区"三亚市就是典型,这一大背景下,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也越来越大。
到2020年,全国的流动人口将达到3.76亿,即平均每4个人中就有1人选择移民,这一比例似乎并不低。
比特·世贸组织的一天,一个不称地
孔雀东南向沿海飞来,紧跟着西南、华中也相继开花,特别是近几年来,人口流动速度加快,交通网络更加发达。
2000-2010年间,仅有贵州、重庆、四川、湖北4个省出现人口下降,分别为49万人、166万人、193万人和227万人;
到了2010-2020年,这一数字将增加到6个,分别是甘肃、内蒙古、山西、辽宁、吉林和黑龙江,在10年时间里,这一数字将分别减少55万、65万、79万、115万、337万和646万。
有一些地区没有人居住,还有一些地区人口却在激增。
比方说广东,2020年时人口就增加了1080万人。与此相比,东北地区十年来净流出人口1101万的数字,实在是有点触目惊心。
就总体而言,人口集聚效应较为明显。
现在许多地方,居住地与户籍所在地不一致的现象已经相当普遍。到2020年,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4.93亿元,占总人口的35%左右。
那些人都去哪儿了?自然而然地向沿江、沿海、大城市群等地区集中,如长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、成渝等城市群。
人们都说人往高处走,其实就是在经济比较发达的东南沿海省份内部,人们也会不由自主地从小县城向较高层次的城市流动,那里不仅有较好的工作机会,而且有较发达的医疗保健,每个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往上走。
人去楼空,许多地方的空心化很突出,但需要财政补贴的人还是那么多,许多县财政有点吃紧。
佛坪是其中的一个。
寄信到省上的老干部,也许想到了当地的生态保护,也许想到了自己的退休金和饭碗,但是不管是从当地人民的生活,还是从基层政府来看,这个在网络上逐渐失语的"小县城",都不应该就这样放弃。
总体而言,近十年来经济、人口模式的变化都很大,不均等的程度确实在加剧。
以前,各地都试过这种办法,有的借钱建楼,有的招商引资搞工业,但也有独山县山水画、如皋汽车制造、特色小镇等反例。
撇开各地实际情况不说,光是靠一股劲头搞老生常谈的旅游、上产业恐怕是不行的,具体怎么搞还有待探讨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天河资讯网 编写整理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s://www.tianhebk.com,https://www.tianhebk.com/html/42.html